• <tr id='7w511NU1'><strong id='7w511NU1'></strong><small id='7w511NU1'></small><button id='7w511NU1'></button><li id='7w511NU1'><noscript id='7w511NU1'><big id='7w511NU1'></big><dt id='7w511NU1'></dt></noscript></li></tr><ol id='7w511NU1'><option id='7w511NU1'><table id='7w511NU1'><blockquote id='7w511NU1'><tbody id='7w511NU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7w511NU1'></u><kbd id='7w511NU1'><kbd id='7w511NU1'></kbd></kbd>

    <code id='7w511NU1'><strong id='7w511NU1'></strong></code>

    <fieldset id='7w511NU1'></fieldset>
          <span id='7w511NU1'></span>

              <ins id='7w511NU1'></ins>
              <acronym id='7w511NU1'><em id='7w511NU1'></em><td id='7w511NU1'><div id='7w511NU1'></div></td></acronym><address id='7w511NU1'><big id='7w511NU1'><big id='7w511NU1'></big><legend id='7w511NU1'></legend></big></address>

              <i id='7w511NU1'><div id='7w511NU1'><ins id='7w511NU1'></ins></div></i>
              <i id='7w511NU1'></i>
            1. <dl id='7w511NU1'></dl>
              1. <blockquote id='7w511NU1'><q id='7w511NU1'><noscript id='7w511NU1'></noscript><dt id='7w511NU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7w511NU1'><i id='7w511NU1'></i>

                青藏高原第一大城:从荒山围城到“青山郭外斜”

                科技新闻网

                2018-12-03 16:02:50

                中新社西宁12月3日电 题:青藏高原第一大城:从荒山围城到“青山郭外斜”

                中新社记者 陈韬彬

                冬季的青藏高原有些萧瑟,但在高原东部的西宁依旧可寻绿意。

                进入西宁北山脚下的北山美丽园中,6000亩林地在狭长的湟水谷地间一眼望不到头,除了河北杨、青杨、榆树、海棠外,长青的云杉、云松在寒风中依然挺“绿”。树的脚下,园艺工人们正忙着为孔雀花添加保温措施,以应对更冷的天气。

                北山林场副场长郑寿明告诉中新社记者,与如今多彩多绿相对比的是,北山美丽园曾是一片低矮民房和垃圾堆场。“北山因为长年水土流失和风化,陡坡岩体易失稳,从而引发塌方、滑坡等地质灾害。”

                西宁市委绿色发展委员会副主任徐进介绍,西宁城区东西狭长,南北两山对峙,干旱高寒的气候使得生态环境保护建设一直困难重重,虽然对南北山的绿化从未间断过,但在改革开放初期仍是荒山秃顶围城、风沙肆虐、水土流失严重,生态极度恶劣。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是当时西宁的真实写照。

                “西宁是青藏高原的门户和国家生态屏障,也是高原上人类活动强度最大的地区,它以1%的地理空间承载着青海全省近50%的人口,是青藏高原唯一人口超百万的中心城市。”徐进说,在相对恶劣的自然条件和严峻生态环境的倒逼下,作为生态脆弱重点地区,西宁为此开启了生态治理和绿色发展的超前实践。

                近30年来,以尕布龙为代表的几代西宁人战黄土、抗缺水、灭盐碱,建成了由62座泵站、3120公里管道组成的林灌网络系统。

                “上世纪90年代资金还是比较缺乏,为此青海形成省市两级主导,168个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驻军、武警部队和部分个体参与的分片承包模式,并完备相关立法。”西宁市林业局副局长王志说。

                官方数据显示,到2017年,南北山绿化累计完成造林24.56万亩,栽植各类苗木2591万株,两山森林覆盖率由7.2%提升到79%。其中,北山治理将危岩体整治与生态环境建设结合起来,下大力气完成周边11个村、5832户、182.6万平方米拆迁任务,毫不犹豫地将可用作房地产开发、增加财政收入的400公顷土地划为城市景观绿地,并在2014年颁布《西宁市北山美丽园永久性绿地管理办法》,以立法的形式让绿意在这片土地上扎根。

                据估算,南北森林每年可滞尘7.5万吨,比1989年滞尘能力提高7.2倍,对西宁扬沙天数的减少起到重要作用,水源涵养功能得以增强。坚持绿色发展的西宁也为此赢得了一张张靓丽名片,成为中国西北地区唯一获得国家园林城市和国家森林城市双项荣誉的省会城市。

                “以前西宁有五大林场,其实就是荒山,现在才是名副其实的林场。”郑寿明在20多年前进入林场工作,当时说起林场就是一个“愁”字,现在谈及林场,满脸的自信与骄傲。

                北山美丽园于2017年底开放;今年10月,历时4年多建设的北川河湿地公园建成开放,一时成为市民和游客争相游览的新地标。与此同时,甘河工业区6540亩工业用地被用于建设“园博园”;作为勾画生态山水城市的“绿芯”,总规划达217.3平方公里的西堡生态森林公园建设也已全面铺开。

                记者在北山美丽园见到正在锻炼的退休市民吉顺莲,她说,过去可去的公园太少,现在绿色随处可见,西宁越来越美,“高原缺绿,人们其实对绿色有更多的期待,也会更好地珍惜和保护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