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7w511NU1'><strong id='7w511NU1'></strong><small id='7w511NU1'></small><button id='7w511NU1'></button><li id='7w511NU1'><noscript id='7w511NU1'><big id='7w511NU1'></big><dt id='7w511NU1'></dt></noscript></li></tr><ol id='7w511NU1'><option id='7w511NU1'><table id='7w511NU1'><blockquote id='7w511NU1'><tbody id='7w511NU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7w511NU1'></u><kbd id='7w511NU1'><kbd id='7w511NU1'></kbd></kbd>

    <code id='7w511NU1'><strong id='7w511NU1'></strong></code>

    <fieldset id='7w511NU1'></fieldset>
          <span id='7w511NU1'></span>

              <ins id='7w511NU1'></ins>
              <acronym id='7w511NU1'><em id='7w511NU1'></em><td id='7w511NU1'><div id='7w511NU1'></div></td></acronym><address id='7w511NU1'><big id='7w511NU1'><big id='7w511NU1'></big><legend id='7w511NU1'></legend></big></address>

              <i id='7w511NU1'><div id='7w511NU1'><ins id='7w511NU1'></ins></div></i>
              <i id='7w511NU1'></i>
            1. <dl id='7w511NU1'></dl>
              1. <blockquote id='7w511NU1'><q id='7w511NU1'><noscript id='7w511NU1'></noscript><dt id='7w511NU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7w511NU1'><i id='7w511NU1'></i>

                天路守护人亲历天路变坦途 见证西藏交通发展

                科技新闻网

                2018-11-30 02:19:28

                (改革开放40年)天路守护人亲历天路变坦途 见证西藏交通发展

                中新社拉萨8月28日电 题:天路守护人亲历天路变坦途 见证西藏交通发展

                作者 赵朗

                上世纪80年代,川藏公路318国道是西藏往来内地的两条陆路大通道之一。那时的道路还只是拓宽的土路,从高原之下一直绵延到云端的西藏。当时15岁的洛桑欧珠是西藏林芝色季拉山段的道班工人,负责道路养护保通。

                资料图:川藏公路迫龙沟特大桥。 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资料图:川藏公路迫龙沟特大桥。 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洛桑欧珠的父母曾是道班工人,到了他这一代便顺其自然接了父辈的班。每个道班相间10公里,他所在的114道班,与父母的相邻。

                那时物资匮乏,他们住的是简陋房子,晚上没电用点煤油灯代替。道班每个月固定发糌粑和粮油,除此外,他们总会在天气暖和时种菜自给自足。入了冬,为了能吃上蔬菜,他徒步去十几公里外的地方买菜。

                “生活如此,工作亦是艰苦。”洛桑欧珠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们养护道路的工具是简单的铁锹、木质的推车,最好的是一辆推土机,但不是每个道班都有。一遇上泥石流、冰雪覆路等极端情况,这些工具勉强派上用场,很多巨石只能用炸药炸开。

                洛桑欧珠说,炸药虽是简单通路的必备,但操作不慎也易让人送命。1991年夏天,318国道色季拉山段发生泥石流。除了两辆推土机,他和50多个道班工人分别从两端相向开挖。中途有些巨石只能炸开,抢通中,他的同事点燃炸药没及时跑开,因公牺牲。出事时,洛桑欧珠与同事相隔不到20米。

                目睹了这一切,洛桑欧珠备受打击,曾想放弃当道班工人。然而,路还堵着,他还是留了下来,直到两个多月后这段路才抢通。

                1996年,洛桑欧珠听闻川藏公路要铺柏油路了。如此浩大的工程,他怎么也不相信。后来,土路变柏油路,洛桑欧珠这一代从简单的铺路坑、清障碍开始学习如何熬沥青补路。他们使用的工具也开始更新换代,翻斗车代替了木质推车,挖掘机替换了炸药。

                2015年,洛桑欧珠退休了。作为西藏的护路人,看到西藏交通迅速发展他感到很欣慰。

                同是养路护路,强巴洛珠比洛桑欧珠幸运多了。如今在西藏,公路养管基本上实现了机械化。

                30岁的他负责拉林高等级公路林芝市林芝镇巴吉村至工布江达县巴河镇段的道路养护。这条高等级公路起于拉萨终于林芝,缩短了以往10个小时车程的一半时间。

                强巴洛珠表示,与普通公路相比,高等级公路养护升级。一天24小时内巡逻不少于五次,严查公路桥梁、隧道以及隔离网、隔离墙等安防设施。

                强巴洛珠说,他也是川藏公路318国道西藏道班工人的后代,自小知道父母养路护路的辛苦。从道路清扫到积雪铲除,再从修补到日常维护,如今机械化作业,像强巴洛珠一样新一代的养护工人从繁重的人工劳动中解放出来,告别了父辈的艰辛。

                作为西藏高等级公路管理局八一高速公路养护中心的一员,他与10多位同事负责这段路的养护,也渐渐学会了吊车、清扫车、自卸车等公路养护机械的操作。

                两代养护工人不同经历,相同使命,见证了西藏交通的快速发展。

                西藏自治区交通厅副厅长卫强表示,西藏公路通车总里程由1978年底的15852公里增加到2017年底的89343公里,年均净增1884公里;到2017年底,全区农村公路里程达到60421公里;除墨脱县外,西藏各县均通柏油路,西藏乡镇、建制村通达率分别达到99.71%、99.52%。

                他还提到,公路养管全面覆盖,西藏公路设养里程从1978年底的7247公里延伸至89000余公里。此外,“十三五”时期计划完成投资2388亿元人民币,西藏公路总里程将突破11万公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