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部专家:扩内需要靠收入分配改革保障

来源:百度新闻责任编辑:李金磊
2019-06-07 08:42:06

要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一战略基点,培育一批拉动力强的消费增长点,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作用。 ——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新京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城镇化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应该如何理解?

赵萍:内需分为投资和消费,城镇化可通过两种方式实现扩大内需。在城镇化的过程中,农村对基础设施的需求增强,这就能够扩大投资,从而拉动消费。根据我们的研究,投资中的70%最终都会转化成消费。

其次,我国城镇居民在生活方式、消费理念与消费模式上与农村有很大差别。过去十年中,我国城乡收入比下降到了3.1:1,但城镇人均消费支出和农村人均消费支出之比始终保持在3.6-3.8的水平。而在城镇化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农村居民变为城镇居民,他们的消费理念与消费模式也会有所转变,消费规模随之大幅度增长,从而对总消费的增长产生带动作用。

新京报:那你预计下一步我国扩大内需的路径是仍由投资拉动消费,还是投资和消费齐头并进?

赵萍:从我国以往的经验来看,是投资带动消费增长的模式,而国外经验大都是投资消费同步增长。我认为下一步的增长模式取决于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要看每年新创造的财富更多地分配投资者和企业,还是更倾向于劳动者。

新京报:扩大内需如何做到有质量、高效率的增长?

赵萍:应该通过消费引导投资方向更符合市场需求,避免产能过剩,并使投资和消费的比例更加协调。同时还应该在公共服务、基础设施领域加大投资,减少居民用于公共服务方面的支出,这样居民个人可支配收入增加了,有能力购买更多商品,进行消费。

新京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把握扩大内需及培育新一批消费点,那明年应该在哪些方面推出一些新的刺激消费的政策?

赵萍:我认为有四个方面。首先是让近年来消费亮点更“亮”,包括通讯器材类、家具、建筑装饰材料等,国家出台一些优惠政策使其拉动消费能力更强。

第二是在消费支出中占比高的领域出台鼓励政策,比如汽车和家电。今年这两大领域增速过低,拖累了消费的增长,未来国家需对其中的绿色节能产品加大补贴力度。

第三是取长补短。居民消费由商品消费和服务消费两部分构成,目前我国在商品消费高增长的同时,服务消费拖了总消费增长的后腿,所以需通过行业扶持政策等鼓励服务消费;第四是网络消费,这是今年我国消费增长的最大亮点。国家应从出台行业标准、完善信用评价体系、构建更好的准入环境、保障相关配套服务等方面入手,使网络购物健康发展。

新京报:扩大内需还需要哪些政策保障?

赵萍:首先是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了,才会进行更多的消费,这是扩大消费的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保障。其次是消费安全问题,只有保证商品和食品的质量安全,消费者才能放心消费;最后是要保证扩大内需的可持续性,比如通过法律法规来限制高污染、高耗能投资项目的准入,引导消费方式朝着适度消费、合理消费的方向发展等。

新京报记者 沈玮青

www.sbpx.net

(湘西新闻网:2019-06-07 08:42:06)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