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7w511NU1'><strong id='7w511NU1'></strong><small id='7w511NU1'></small><button id='7w511NU1'></button><li id='7w511NU1'><noscript id='7w511NU1'><big id='7w511NU1'></big><dt id='7w511NU1'></dt></noscript></li></tr><ol id='7w511NU1'><option id='7w511NU1'><table id='7w511NU1'><blockquote id='7w511NU1'><tbody id='7w511NU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7w511NU1'></u><kbd id='7w511NU1'><kbd id='7w511NU1'></kbd></kbd>

    <code id='7w511NU1'><strong id='7w511NU1'></strong></code>

    <fieldset id='7w511NU1'></fieldset>
          <span id='7w511NU1'></span>

              <ins id='7w511NU1'></ins>
              <acronym id='7w511NU1'><em id='7w511NU1'></em><td id='7w511NU1'><div id='7w511NU1'></div></td></acronym><address id='7w511NU1'><big id='7w511NU1'><big id='7w511NU1'></big><legend id='7w511NU1'></legend></big></address>

              <i id='7w511NU1'><div id='7w511NU1'><ins id='7w511NU1'></ins></div></i>
              <i id='7w511NU1'></i>
            1. <dl id='7w511NU1'></dl>
              1. <blockquote id='7w511NU1'><q id='7w511NU1'><noscript id='7w511NU1'></noscript><dt id='7w511NU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7w511NU1'><i id='7w511NU1'></i>

                中希“化石医生”为北京恐龙足迹“打针涂药”

                科技新闻网

                2018-11-30 02:41:43

                字体:标准

                中希“化石医生”为北京恐龙足迹“打针涂药”

                新华社北京10月16日电(记者魏梦佳)秋雨濛濛,层林尽染。在高40米、面积约1600平方米的梯形岩壁上,10多位工作人员身着雨衣、系着安全绳,在密密麻麻的脚手架和简易栈道间穿梭。他们趴在岩壁上,小心地用软毛刷、小刀等工具清理、填充裂缝,让岩壁上一个个深浅不一的“脚印”更加清晰。

                连日来,在北京西北部的延庆世界地质公园,来自希腊莱斯沃斯木化石森林世界地质公园及中国地质大学的专家团队,在此联合对园内180多个恐龙足迹化石展开大规模保育工作。

                延庆世界地质公园地处华北平原与内蒙古高原的过渡地带,总面积620多平方公里。2011年,科研人员在此发现大批恐龙足迹化石。初步研究表明,这些足迹化石形成于距今约1.4亿至1.5亿年前,留下足迹的恐龙可归属于蜥脚类、兽脚类和鸟脚类。其中,大型蜥脚类恐龙足迹的后足迹长68厘米,科学家由此推断其体长12米。这是北京首次发现恐龙存活过的证据,科学意义和研究价值重大。

                延庆世界地质公园地质遗迹保护与建设科科长曾光格说,保护区共有6个点位存有恐龙足迹化石,1号点数量最多,截至目前已发现了180多个足迹化石,其中120多个足迹较清晰,最深的足迹有3厘米左右,最浅的仅有几毫米深。

                因风雨侵袭,有的化石周边岩层已经剥落,出现裂缝,存在风化风险。由于恐龙足迹化石在野外环境中的保育是世界性难题,而希腊莱斯沃斯木化石森林世界地质公园在这方面经验丰富,去年10月和今年5月,由中希专家组成的研究团队对这些恐龙足迹化石先后实施了两次试验性保育工作。此次,他们针对1号点位的全部恐龙足迹化石,尤其是上阶段未完成的化石展开更大规模的保护修复工作。

                要让上亿年前的“大脚印”清晰可见,使其不受雨雪侵蚀及风化影响,还要让岩面上的裂缝“消失”,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化石医生”们需仔细清理并加固化石所在区域的岩石缝隙,防止岩石剥落,还要为“受伤”的岩石“打针涂药”。

                “我们先要观察岩石‘伤口’,再根据不同情况处理。”曾光格说,如果缝隙较大,就先用水泥和沙子填充,防止其坍塌,但需与周边自然环境融为一体;如是细微缝隙,就要将一种类似“胶水”的化学试剂挤入针管,“像打针一样”,将试剂挤入缝隙中,“让岩石吸收”,以便粘合加固。最后,还要给化石及其周边岩石涂一层特制的防水涂料,好像“给受伤的皮肤涂药”,使其更具抗风化和防水能力。

                “这两天下雨,有落石风险,天气变化、化石高度等对我们来说都是挑战。”希腊专家扬尼斯·瓦拉菲斯说。他正站在高高的栈道上,拿着一根细长的“画笔”在一个“脚印”表面仔细涂抹试剂,清理岩面。

                “去掉坏的,留下好的,让化石更健康。”在研究人员看来,恐龙足迹化石不仅需保护,更需“保育”,“不仅要让化石远离侵蚀损害,还要让其恢复到更健康的状态。”据悉,此次保育之后,工作人员还将对化石开展巡视和监测,查看“上药”后的情况和变化。由于在野外,试剂药效大概会持续一到两年时间,“不可能一劳永逸”,保育工作还需持续多次开展。

                “你们瞧,上面的恐龙足迹化石很脆弱,我们要先把化石及周边岩层清理干净,再用‘胶水’将裂缝粘合,让岩面变得坚硬,再进行防水处理……”在工作现场,希腊专家伊利亚斯·瓦里亚科斯正为前来的20多名小学生耐心介绍。

                在他看来,能在这么小一片区域内发现这么多恐龙足迹化石,“极具研究价值”。“我们希望能通过保育工作让这些化石更清晰可见,尽量将化石保持到最原始状态,呈现出来,让更多年轻人和游客看到,提高他们的认知,这非常重要。”他说。

                责任编辑:科技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